本命叶修、平和岛静雄和堂本刚。

努力再爱十年

【韩叶】相恋十年三十题

※又晚了,本来打算用旧文混更的,还是新写了,不想再见到自己了_(:з」∠)_

※加上旧的一起放吧。请勿扒马甲,虽然这个也不是马甲。


【瞒着你抽烟】

对于烟民来说,少抽一天烟,那是件痛苦的事情;对于老烟枪而言,少抽一根烟那更是一种折磨。而对于众所周知的叶修叶大神,这位自打十几岁便开始抽烟的老烟枪来说,目前他正处于比上述的“折磨”更为苦逼的状态——那就是禁烟,准确来说,是被禁烟。

“黑社会!恶人!魔鬼!变态!”

热爱荣耀女神,同时也热爱着香烟的叶修,对他而言一日三餐这种东西是可有可无,但香烟必须是与女神同时不可或缺的存在,他那站在巅峰上的所有成绩都离不开手中香烟的一份功劳。然而如今,只能打游戏却不能碰香烟的叶修,就如同身体的一部分被抽离了一般缺少生气(本来就没多少),即使面对着游戏也少了那么一份安定从容。在全面禁烟的第五天,他难得地对着“肇事者”发出了十分缺乏攻击性的嘲讽。

韩文清看了眼软趴趴地躺在沙发上怒瞪着自己,活像只被拔了毛又无力反击的野猫一般的叶修,从鼻子中冷冷地哼了一声,扭头便进了浴室。

好机会!

叶修以与刚才那副病怏怏模样完全相反的姿态,迅速从沙发上爬起来,悄无声息地摸到柜子里自己偷偷藏起来的一个烟盒,从中抽了根烟出来,警惕地盯着浴室的门好一会后,便蹑手蹑脚地走出阳台,把自己的身子隐藏在角落那堆盆栽灌木中,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点上烟,急切地狠狠抽了一口,直到胸腔都充满了尼古丁的气味,才露出了身心舒畅的表情来。

“禁烟绝对是百害无一利虐身虐心的残忍行为。”叶修对着空气喃喃自语。

转头瞄了一眼浴室的方向,紧闭的门表示里面的人还在,叶修安心地转回头,施施然地继续着与香烟久违的亲密接触。

这个季节的夜晚还是会有点风,叶修眯着眼,大脑放空地看着烟雾随夜风缓缓上升最后消散融入夜色之中。叶修很享受这样宁静的片刻。然而因为在盆栽里面站着,叶修裸露在外的两条腿却成为了蚊子攻击的对象,在用脚趾多次挠痒无效之后,他只好无奈地加快了抽烟的速度。

“快活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叶修惆怅地掐灭了烟。

“是呢。”

一把本不应在此出现的声音自叶修身后响起还回应了他的话,让叶修的身体瞬间颤抖了一下。

“卧槽老韩!你走路没声音的么?!吓到我了。”

叶修按着心脏的位置做出一副饱受惊吓的样子,虽然他确实是受到了惊吓,仿佛刚才并不是因为自己背着恋人偷偷抽烟而只是出来吹吹风喂喂蚊子却被惊吓到,而向韩文清投去了埋怨的眼神。

“呵,是吗?”韩文清缓缓走近叶修,最后站在他身后,将人锁在阳台栏杆和自己的手臂中间,低头舔了下叶修的耳朵,感受到他身体微颤,便笑了起来,“需要我补偿一下么?”

韩文清的头发还是湿着的,在他低头亲吻耳朵的那会低落在叶修后颈上,随着他身体的颤动沿着颈线滑落,潜入衣服里面,这些微的刺激让叶修情不自禁地从鼻子中轻哼出声。

“不……用了。”

“哦——”韩文清对着叶修耳朵频频吹气。

叶修觉得现在的韩文清有点超乎他的意料之外。按理来说,韩文清发现他偷偷抽烟,必定是冷冷地嘲讽又或者会怒气冲冲地来掐了自己的烟,然而现在在他身后用着不寻常的语气还一直挑逗着自己的,那个还是不是韩文清,叶修想,大概这是因为久旱逢甘露自己产生幻觉而成的韩文清也说不定。

“那个……呜啊!”

叶修的试探还没说完整便被腰上突入而至的痛感惹到惊呼出声。

“草!好痛的啊,韩文清!”叶修揉了揉被掐的腰,对着身后人抱怨,却并未发现对方早已绷紧了一张脸。

“痛是应该的,叶、修。”韩文清猛地抱紧叶修,让毫无防备的叶修甩了烟屁股便被抱了起来,“说好的禁烟才第五天就犯了?”

本在挣扎的叶修听出韩文清的语气,身体便是一顿,语气上带了点讨好的意味:“这不过就一根嘛……”

“呵。”

韩文清抱着叶修进了屋内,毫不迟疑地往浴室方向走去。

“作为惩罚,让我来帮你洗干净烟味。”

“不、等!啊——!”


【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样子/工作探班】

韩文清阻止了陈果出声去喊人的举动,轻声跟她说了两句便悄悄地推门进屋。轻轻关上门,韩文清站在门口看着这不大的房间里,电脑屏幕的光亮映照出那人的轮廓,不禁靠上了门背,细细地看着眼前背对着自己的人。

瘦了。

韩文清看着那人的背影,很快便判断出他的身型较之前见面的时候要瘦,不由得紧皱起眉头。

就只懂得在游戏里拼,也不会好好照顾自己,恐怕三餐要不是有刚才那位老板有在照看,这人怕是能省就省,省下来的时间都埋在电脑前吧。

韩文清冷冷哼了一声,究竟是为了自己恋人的这种个性,抑或是为了那位老板的细心,便无从得知了。

恰好此时,电脑前的人脱下了耳机,似是若有所觉一般转过身来,电脑屏幕的光亮并不足以让他能够看清门口站着的人,但对于门口站着的韩文清,他没有一丝惊讶,反倒是眯了眯眼看清楚后,笑了起来。

“哟~老韩~那么有兴致来这里?老板娘真是的,竟然让对手队长直接进来,回头要好好说说她。”

韩文清没有理会叶修的话,径直走到他面前。待韩文清才走到叶修跟前时,他忽然动作夸张地坐上桌子,用身体挡住背后的电脑。

“有点职业道德啊老韩,不能偷看咱兴欣的机密啊~”

韩文清眉毛一挑,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些许,周身气息更是冷上了几分,然而叶修却全然未觉一样,依旧一副恶霸(韩文清)强抢民间妇女(他自己)的表情,让韩文清更是恼怒。只见韩文清右手一伸,将叶修猛地拉到自己身上,左手环住他的腰,让他维持着屁股坐在桌上但腰身却斜挂在自己身上的姿势。

“老韩我……”

低头封住他的嘴唇,韩文清依然清楚叶修未能说出口的话为何。常年室内宅且缺少常规的锻炼运动,叶修的柔软度及耐力是大大不足,就着这样对腰肢有着高要求的姿势承受韩文清的吻实在是有难度,但口不能言的叶修也就只能捏着拳头,鼻子里不时泄出似是甜蜜的呻吟,嘴里发出不知是抗议还是求饶的“呜呜”声。直到他腰开始发起抖来,韩文清才咬着他的下唇,慢慢地退离他的唇,并扶正他坐好,缓解了那可怜腰肢的颤抖。

叶修依旧潮红着脸,甚是不满地往上瞪着韩文清,拉着他的手往自己腰部挪过去。

“真是流氓……”叶修对着韩文清使了个眼色,示意韩文清动作,嘴里却不忘占上点好处,嘲讽嘲讽韩文清。

韩文清表情甚是吓人,盯着他眼睛看了好一阵,最后轻轻捏了捏手下的肉体,顺从地给叶修腰部做按摩。韩文清的动作让叶修感到满意,哼哼两声,表情小得意地靠上韩文清的身体。两人就这样不再交流,默默地一个按摩,一个接受按摩地过了好一会的时间,在韩文清刚停下手上动作的时候,叶修轻轻开了口:“老韩……”

叶修难得的温顺让韩文清语气不自觉变得温柔,“嗯?”

“我饿了。”

早就料到会是如此,韩文清嘴角微微上扬。他捏了叶修屁股一下,没有理会那声夸张的怪叫,率先转身走向门边,“走吧。”

揉揉被捏的地方,叶修“嘿嘿”笑了声,跳下桌子跟着韩文清走出门外。

“对了,咱去哪里吃?”

韩文清斜看了他一眼,“我房间。”

叶修立马转身,“再见!”

然而未跨出一步便被抓着后衣领拖着走了。

God bless you.


评论(1)
热度(43)

© 努力再爱十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