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叶修、平和岛静雄和堂本刚。

努力再爱十年

【黄叶】礼物

※总算不是在一周后的周日才写完Orz 肉的部分我没写,就这样平淡过吧。

※根据的是10号的测试:今天為黄叶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等價交換②扭曲的獨佔欲③只有今天,全聽你的;午夜之前説想看的人達到42就畫(寫)起來回饋基友(っ´ω`c)

※有私设,欢迎捉虫。


临近零点,黄少天直盯着手机屏幕,不时翻开收件箱和通话界面。

他在等,等一个人的电话,不,只要一封短信也足够了。

“哎!想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叶修这货必然不知道我生日的事情,更别提什么会给我打电话发短信了。虽然我有跟苏妹子说过让她帮忙提示一下,不过那家伙就算知道了估计也懒得发吧?我太了解叶修了!哼!不等了不等了!没有结果的事情等什么啊黄少天!”

黄少天嘴上虽然这样嚷嚷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因此而有半分怠慢,心里头的焦虑使他调出通话界面的动作更快更准。

“啊!说不定是QQ留言,再或者是游戏上私我了吧。”

黄少天嘻嘻笑着登陆了QQ手机客户端,同时打开电脑登上游戏。

看了眼桌面上的时钟,就差一分钟了,黄少天不由得屏住呼吸等待零点的准时到来。

这天天气不是很热,房间里还开着空调,然而他的额头依然生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但他却完全顾不上,双眼紧盯着秒针在一步一步走向“12”这个数字。

10……9……8……7……6……5、4、3、2、1

0!!!!!

手机响了起来,QQ头像不停地闪烁,世界上充满了祝福,这所有事情一同发生,那都是为了庆祝他黄少天的生日。黄少天自然是开心和感动的,却依然掩盖不住失落的心情。

没有……没有叶修的。

虽然是意料之中,但多少还是有着期待的黄少天难免失落。人说狮子座出生的人,都是积极开朗又有活力的,黄少天在认清了这个事实后,很快便又想开了。

“早就知道他不会……”

一阵响亮的铃声忽然响起,打断了黄少天的自言自语。这个铃声他很熟悉,想到这时对方打来必然是来送祝福的,黄少天接了起来,还没等对方说话便开口吐槽:“谢谢队长的祝福,你果然还是比某人贴心~队长我跟你说啊,叶修那家伙果然什么都没有做,亏我还那么卖力地给苏妹子下载电视剧买零食打下手,枉费我天天晚上抽空去那家伙面前晃悠顺便打打怪给几个小号升升级,我生日了也没个短信没有留言吱个声,真是太太太没良心了,他到底是不是喜欢我的还是不是我的人了,你说呢队长?”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被他的抱怨吓到了一样,久久不曾回话,黄少天感觉到奇怪,连忙唤了几声“队长”,想要得到一点回应。

“呵呵。”

即使混杂了电流的声音,却还是熟悉无比的笑声让黄少天浑身一震,鲜少在能说会道方面吃亏的他此时却无法淡定地说完整话:“叶、叶叶叶修……?”

又是一阵笑声传来,那嘲讽的笑声如此真实、耳熟,让黄少天既是恼怒又是惊喜,还没恢复某人戏称的黄少·烦机能进行反击之时,却听到电话那头的人,用懒散拖长的声音说道:“开开门。”

如果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喜欢的人的声音是惊喜,那知道自己门前正站着的是心仪的人,估计这是核弹级的惊吓了。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跑到门前是不是弄翻了什么东西,他只知道自己狼狈的声音必然通过电话传到了那人耳中,因为他听到了不曾间断的放肆笑声。

这家伙!黄少天暗骂道,脸上的笑容却有止不住的趋势。

好不容易到达了自家房门前,黄少天快速爬了爬头发,理了理衣服,感觉自己依然帅帅的,便搭上门把手,猛地拉开。

映入眼帘的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却是黄少天的队长。

看着自家副队长吃惊得嘴能塞进个鸡蛋,喻文州不厚道地笑了,只是他还知道好友需要面子,笑得比较含蓄。相比起喻文州的这种贴心,他身后的人倒是毫不客气地放声大笑起来。

有了,在这。

见到只有喻文州的那一刻,黄少天难掩巨大的失落,然而在随即听到那人的笑声时,喜悦之情反应稍慢,却在2秒之内占据了黄少天的心。

感觉到黄少天异样的安静,喻文州停止了笑,忽然猛地把还在身后笑的人拉过来,推到黄少天跟前。

“礼物送到,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在黄少天一把圈住跟前的人后,喻文州动作麻利地退了一大步,“礼物拆好,但是记得明天照旧准时训练啊。”

“文州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叶修在黄少天怀里艰难地冒出头来,对着喻文州的背影喊道,黄少天哪里管他跟喻文州的话里意思,圈着人便往屋子里面拖。

“我说少天,这样很难走路啊,放开我一下……”

黄少天不理会叶修的抱怨,直到把门牢牢锁上之后,他猛地把叶修推到门上紧紧抱住,在叶修以为自己要被强吻了,黄少天却将脑袋埋入他的肩膀上。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换做是平时,叶修必然会推着他的肩膀并吐槽他很烦,然而此刻紧抱着的人却没有了声响,随后黄少天听得耳边响起一声叹息,心里一沉,身体一颤,随即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他感觉到头上忽然有了个温热的触感。

“舌头都不见打结的,”叶修语中带笑道:“真烦。”

松了一口气,黄少天毫不客气回他:“烦你也是喜欢我的。”

对于黄少天的话,叶修难得地“哼哼”笑了声,却没有要反驳。黄少天留意到这点,嘴角悄悄扬起了一个弧度。

“我以为你肯定会连短信都没有,直接就忘记我生日的事情了,想想就觉得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

叶修很大声地“切”了一句,“是谁让沐橙天天在那里明示暗示我的?”

对于叶修的指责,黄少天不置可否地“嘿嘿”一笑,抬起头偷了个吻,随后又趴在叶修身上蹭着撒娇,“那我的礼物呢?????”

“我……”

叶修还没说完,黄少天却像想到什么一样忽然猛地抬头,瞪大双眼抓住他的肩膀,语气焦虑地说道:“你是不是打算说‘我就是礼物’?!是不是?老叶你可要认真地告诉我跟谁学到这样引诱人的招式的?!方锐还是魏老大?啊!不会是跟队长现学的吧?你让他载你来还用他的手机,你们已经练习过了对不对?你对他说了吗?!”

被黄少天摇着肩膀有点难受的叶修艰难地开口吐出了呼唤:“少天……”

“我……不准!就算是队长,你也不能对他说这句话,你可是……你可是……我、我的人!”将叶修狠狠地再度拥入怀中,黄少天难得地话都说得不平顺,语气中的独占欲显露无疑。

叶修想到身上的人平日是如何地自信活力,现在却这般说话,而作为他这种独占情绪的起源,自己也是有那么点责任,不禁静静地由着黄少天抱着一会。可温馨的时分并没有过多久,叶修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背,推开他的胸膛。

“想象力挺丰富的啊,黄少天。哥的身价那么高,怎么能随便送你。”叶修敲了敲黄少天的头,随即挑起嘴角,露出了他最为熟悉的笑容,“不过嘛……虽然这想法挺不要脸,哥我是不会送你的,不过也不是不能折衷一下,看在你一场比赛几十万的身价上,今天哥就勉为其难——任你处置吧。仅限你生日这天。符合你的期待了吧,这礼物喜欢吗?”

也许这是世界上最诱惑,也是最不诱惑的话和笑脸了。黄少天吞了吞口水,不可否认自己还是被眼前的人挑起了欲望。

“喜……靠靠靠!还勉为其难个蛋啊!你本来就应该在脖子上打个蝴蝶结把自己松给我才对。算了算了,我也勉为其难地先收个利息吧~谁让我就是个大好人呢~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翻了翻白眼,懒得跟黄少天说他现在的话和刚才独占欲强烈的话充满了矛盾,也不想指出他自己为自己发好人卡的行为是多么好笑。伸出右手食指对着黄少天勾了勾手指,叶修趁机环上他的脖子,贴着黄少天的唇角嘻嘻一笑,“又长大了一岁呢~生日快乐啦,少天。”

搂紧他的腰,黄少天轻生道了谢,在叶修没留意的时候忽然把他横抱起来,向床边走去。

“那就从此刻开始了,‘我的今日限定礼物’。”


评论
热度(11)

© 努力再爱十年 | Powered by LOFTER